某言在努力入乌鲁克籍

ios接受代抽和少量代肝业务 抽卡出货率不保证

娘闪(?)系列5

还是吃错药娘化闪和15岁士郎君的故事
要努力让闪对士更感兴趣才可以啊(不然BE)
时光流逝是好文明!
*这章有血腥描述与某些不太好的事的暗示  慎入
*作者心情最近不稳定  所以文风可能有点奇怪
*OOC对不起 闪和士都特别可爱 如果不可爱是在下的错
*小姑娘认识正常状态的闪(孩子王嘛)
*比较沉重 下一章让他们谈谈……
————————————————————
5.  红色
自新房客住进来已经一周了。

除了吃饭时间,卫宫士郎很难见到她,毕竟对方睡到中午的作息实在是和他不太一样。

而且就算她清醒的时候,不是在打游戏做模型,就是出门了。

虽然有时能感觉到她穿透意味极强的注视,但是除了最开始的交流以外,名为吉尔伽美什的房客只是自然地享受着照顾(服侍),绝大多数交流也都是诸如回应水温是否合适或者今天想吃什么一类的话题。

虽然很多时候表现得孩子气了点,但是个有意见就直接地批评,有欣赏的便坦率地夸赞的人。

总体来说,虽然是个喜欢开嘲讽的大小姐,但是不难相处。

而且……

士郎的脸微微泛红。

如果,能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穿着就好了……

回想起不止一次撞见对方穿得松松垮垮地跑出来的少年瞬间捂住了自己的脸,本来拿在手上的扫帚倒下,发出‘哐当’的撞击声,把陷入回忆的人惊醒。

“啊啊”卫宫士郎重新捡起扫帚继续清扫,“要快点收拾完回家才好啊”。

不然没抢到吉尔桑要的神户牛肉可就糟了。

————————————————————
吉尔伽美什在众人的欢呼口哨中走出游戏机房,准备回家吃饭。

卫宫宅实在是一个有趣的地方。

无论是看似完整实则扭曲虚无的卫宫士郎,还是讨人喜欢又出奇敏锐的藤村大河,都不是会让她(他)感到太无聊的存在。

虽然那个叫卫宫士郎的杂修,似乎借着什么将自己添添补补得看似正常的人类一样不容易看清,但是将隐秘之物一层层揭开而使其露出或美丽或丑陋的内里,也不失为是一种乐趣啊。

面对自己的真实,一定会有有趣的反应吧?

路过一条小巷时,英雄王突地停下了脚步,椭圆的瞳孔微微竖立起来。

啊,这种肮脏而恶心的人类……在这个时代真是太.多.了。

————————————————————
恐惧。

身体连颤抖都做不到了。

小混混模样的家伙看都不敢看面前那个容貌美丽到令人晃神的女人。

不,她绝对是恶魔!

金色的光圈里再次投射出一把武器,将又一个人洞穿。

猩红的血液和一些不明液体混杂在一起,蜿蜒着慢慢靠近最后的那一个,然后浸染了他的鞋尖。

想是被突然惊醒,小混混猛地向巷子口奔去,试图离开这个埋葬了他同伴的地狱。

要逃走!

明明……只是像往常一样欺负欺负小学生而已!

她们那么弱,活该被打……活该被XX!

凭什么这个恶魔找上的是我啊!!!

腹部一凉,他向前再冲了两步,才低下头。

明亮的刀刃从自己的身体里探出,一丝血都没有沾染上。

巨大的疼痛瞬间席卷了全身,他哀嚎着扑倒在水泥地上,离巷子口照射进来的夕阳仅仅差了一个手掌的距离。

卫宫士郎觉得不对而走进小巷的时候,便面对着这个场景。

打扮浮夸的小混混手指颤动了一下,眼眶几乎撑到了极限,似乎是想要求救,却还是慢慢归于静止。

他死了。

而巷子的深处,那个自己异常熟悉的身影,漫不经心的抚了下自己的金色长发。

有武器化作的金粉慢慢消散在空气里,又像是与橘红的天空融为一体。

那对猩红蛇瞳督向他,在这不被光照射的小巷里似是微微发着光。

和地上遍布的血液一样……让卫宫士郎的双目有几分刺痛。

应当恐惧吧?不然身体为何会有些僵硬。

应当愤怒吧?毕竟她这么残忍地杀了人,哪怕一看就是不是什么善人。

但更多的,是面对这个场面的惊讶。

即使知道吉尔伽美什强势而有能力,也难以想象到会有这一幕。

明明是不对的事。

明明,她冰冷地,残忍地抹杀了这么多人命。

他却仅仅只是惊讶而已。

“把那个小孩抱过来。”直接的命令语气让士郎怔了怔,然后他惊讶地发现了把自己埋在上好毛毯里瑟瑟发抖的孩子,那毯子带着明显的,吉尔伽美什物品的风格。

士郎试探性地伸出手,那孩子瑟缩了一下,抓着毯子的手紧了紧。

“本王在这里。”吉尔伽美什的声音清越而平稳,“你在害怕什么。”

孩子把头小心地探出来,本来应该扎着羊角辫的头发散乱,应该明亮清澈的双眸泛着微微的灰。

她注视着金发的年长女性,似是认出了她,叫了声‘吉尔尼桑’才放松下来。

士郎趁此将她抱起,才发现她衣物散乱,裸露出来的肌肤上满是各色血痕和青紫。

他怔了一下,沉默地用毯子捂了捂,手背却隐约能看到凸起的青筋。

然后他抱着这个孩子,跟着吉尔伽美什将她送回家门口,才一起踏上回家的路。

一路沉默。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