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言在努力入乌鲁克籍

ios接受代抽和少量代肝业务 抽卡出货率不保证

全员 不接吻就出不去的房间

此篇脑洞来自于一个漫画
因为不知道来源也没授权这里就不放图片了
漫画内容是村正、美游哥、和FSN士郎君被关在全员不接吻就出不去的房间的情况
*因此部分(有#部分)内容来自此漫画
*三个闪闪是A闪、C闪、幼闪 
*幼闪和美游哥一个世界  士郎FSN世界刚砍完闪的肘子  村正,A闪和C闪在迦勒底
*是A闪&投影士郎、C闪&村正士郎、幼闪&美游哥  这三对的前提
*轻微水仙 但不是恋爱意味的
*作者文笔差  OOC对不起  所以  角色不可爱都是我的错  他们真的都超棒的
阅读愉快。)
————————————————————
所以,他们莫名被关到了这个房间。

卫宫士郎全身紧绷地看着对面三个金发英灵,虽然形态都有些不一样但那张脸他绝.对.不.会.忘记。

毕竟刚刚看着对方被黑泥吞噬。

干涸的魔力回路隐隐作痛,一但尝试运转就能感觉到强烈的堵塞感。

看着对方完好无损,甚至其实更加强盛的姿态,卫宫士郎咬牙,挤压残存的几丝魔力打算无论如何也要挣扎一下。

“放松点小子。”异常熟悉的声线,语气却沉稳老气的多,“虽然不知你为何如此紧张,但是对面那三位应是不会随意对你出手的。”

卫宫士郎扭头,便对上了一张熟悉的,每天都能从镜中见到的脸。

不,相比自己,对方的线条更硬朗一点,也更显年长一些。

“老夫是一无名的刀匠”,对方笑了下,“称呼的话,村正即可。”

“啊喏……”站得稍后,左脸有一块伤疤的少年揉了揉自己红色的短发,白色的那一块发尖尤为明显,“我的话,叫卫宫士郎。”

“真巧。”卫宫士郎眼神有些放空,“我也是。”

于是场面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所以说,你们要无视本王在那里闲聊到什么时候啊。”华美的声线与理所当然的高傲语气,猩红的双眸对上再次紧张起来的卫宫士郎。

“啊!”清脆的童音响起,年幼的王哒哒哒地向顶着一撮白发的少年走近,“这里好像只有大哥哥和我是来自于同一个世界哦。”

“本王今天的公务还没处理完。”一身清凉打扮的王把手上的笔往背后的金色光晕里一丢,很显然他刚刚正写着什么,“所以赶紧把这事处理掉。”

村正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便发现一扇门,上书‘全员  不接吻就出不去的房间’。

手下搭着的肩膀彻底僵硬了下来,本来就很紧张的卫宫士郎(FSN)脸色泛红,甚至能看到冷汗顺着脸颊而下。

再看看另外一个卫宫士郎(美游哥)也是一样,明显僵直了。

“唔,大哥哥”清脆的童音在极近的距离响起,年幼的王越过村正他们,站定抬头望向刚刚从监牢里救出的少年,“虽然能强行出去,但是那样就不能准确地回到原来的世界了哦。”

“我是无所谓啦!”红颜的美少年歪歪脑袋,极其可爱的脸庞带着健康的红晕,“但是大哥哥你,是一定要去救美游姐姐的吧。”

“#什么!!!!”一旁的卫宫士郎(FSN)感觉自己本来就有些破败的魔术回路都要炸了,“#要,要全员都亲吗?”

“#这样啊?”有着一撮白发的少年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疤,避开孩子闪亮亮的目光,“#可是我的脸……”

“#那个……”红晕已经蔓延到耳朵尖的士郎君。

“#要怎么分配啊……”被年幼的王盯得也快炸的某大哥哥。

Archer的吉尔伽美什坐在刚刚掏出来的华贵王座上,戏谑地笑着注视对面快炸了的两个,虽然是两个Faker,但那张脸……想起自己家那个一逗就脸红概念礼装,英雄王舔了舔唇,准备欣赏杂修献上的表演。

“#我先亲你。”卫宫士郎(FSN)强行忽视了金灿灿的三只,扭头看向与自己同名的少年。

“#……”某个想要避开年幼英灵的大哥哥脸色泛红,点了点头,“#对不住了。”

“#没事。”卫宫士郎(FSN)闭了闭眼,才慢慢靠近对面和自己一样面红耳赤的脸,说实在的,如果不是那个疤,他甚至感觉自己在照镜子。

村正抬眼看了看已经排排坐好,手里拿着各色饮品开始看戏的三位同事,再看了眼磨磨蹭蹭的两个小子,扭头闭眼打算眼不见为净。

但是某位贤王促狭的目光实在是太过明显,村正忍了半分钟,听着一边两个小鬼还在那边纠结着,终究还是……出手了。

两位卫宫士郎只感觉有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脑袋,然后略有躁意的声音响起。

“#喂小鬼们。”稍稍用力,两个卫宫士郎的脑袋便被撞到了一起,双双感觉到了牙齿撞牙齿的痛感,“磨蹭啥呢!”

然后三位英雄王便看着本来有几分旖旎意味的气氛被破坏的一干二净——村正那家伙干脆利落一边一个亲完,气势汹汹地向王们走来,徒留后面两个面红耳赤的少年人。

“这可是……”英雄王不满地放下酒杯,“干扰本王的消遣,该当何罪啊。”

“呵呵。”回应他的是村正的冷笑,和骤然靠近的脸。

近战不好的弓兵搞定,趁着英雄王还愣着,村正看了眼跑得特别快的小吉尔,便盯住了因为英雄王的呆愣表情而笑得眼尾泛红的贤王大人。

顺应自己意愿的,捧住他的脸,一记缠绵的长吻。

另一边,年幼的王又跑去了自家大哥哥那里,张开双手示意要抱。

士郎(美游哥)本来就被刚刚发生的事惊得有些僵,便下意识地,像当年抱起自己妹妹一样抱起了年幼的王。

然后便被吉尔君吻了个正着。

卫宫士郎*2,僵硬了。

还在王座上坐着的英雄王看看自己旁边跨坐在年长自己身上亲得火热的村正,在看了眼对边全身僵硬还下意识维持住动作不让年幼的自己掉下去的少年,最后看向了一个人待着的卫宫士郎(FSN)。

那个杂修……似乎是记忆里的某个Faker啊。

从对方身体(固有结界)里感受到熟悉气息的英雄王眯起了眼。

似是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卫宫士郎(FSN)下意识摆出了戒备的姿态,眸光也变得坚定锐利起来了。

当然刚刚那种唇碰唇的吻完全没有任何补充魔力,以让他继续勉强战斗的效果就是。

于是除了亲得正开心的两对,场面陷入了僵持。

“呼!”被亲得脖子都泛红的少年被年幼的英灵放过了,“咳咳,吉尔君你怎么……”

“因为不想和大哥哥以外的卫宫士郎先亲嘛~”红颜美少年舔了舔嘴角,用让人不禁有些脸红得调子撒娇,“毕竟大哥哥和我才是认识的伙伴吧。”

“咳咳!”某个大哥哥再次别开脸,“不管怎么样都要尽快出去才好……”

年幼的王正了正脸色,脸却是凑近了一点。

“这是大哥哥的请求吗?”

卫宫士郎(美游哥)回头,差点又唇贴唇的场面让他僵了一下,然而又很快地恢复过来。

“是的。”被英灵侵蚀着的少年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明亮锐利,“我请求你,吉尔伽美什。”

“嘛……算了。”年幼的王跳了下去,头也不回地向另外两个自己走去,“大哥哥你就是这样才有趣啊。”

于是年幼的王干脆地跳上了Archer的自己的腿,在对方饶有兴致的注视下亲了上去,到一边的贤王和村正缓下来的时候,吉尔君才结束这一吻,自然地插到了旁边两个中间。

“喂!”贤王皱起了眉,“就是年幼的我,也不能突然就……”

后续的话语被幼体的自己香软的唇堵上了。

没多久,吉尔君便扭过头,将挑眉看戏的村正亲了个正着,才施施然地从王座把手上跳下来。

然后被所有人注视的士郎君(FSN):“……等等?”

回应他的是来自英雄王的天之锁。

然后就是幼体王香香软软的‘啾’。

英雄王勾了勾手指,天之锁欢快地把还愣怔的少年提了过来。

眼前的杂修……似乎赢了自己的某个投影啊。

凑近之后,对方体内自己一部分的气息越发明显,英雄王捏起眼前明显警惕心爆棚到毛都要炸了的杂修的下巴,突地笑了。

“本王今天下午和那个杂修约好了。”唇贴唇,异常平淡的一吻。

“快点结束吧。”然后一边贤王便一扯链子把少年拖过去亲了一口,“本王还有不少文件没处理。”

“失礼了!”面颊泛红的少年做好了心理建设,才向两位成年的王示意。

大概是真的有什么事,两位王也只是观赏了下他有些扭捏的献吻姿态,没有什么戏弄的举动。

可是门还没有开。

贤王看了眼被放下来后就缩到角落的某个士郎,再瞄了眼虽然还红着脸但明显有些焦虑的另一个士郎,便对上了村正看向他的目光。

村正眨眨眼,示意他和英雄王。

然后两位王对视,打量了一下似是还算满意,便交换了一个吻。

“可惜老了点。”“就是脾气不行。”

然后门就开了。

年幼的王拉起自己世界的那个便飞快地向门冲去。

“#好了我走了。”村正语调平稳。

剩下的卫宫士郎被村正捞起领子也丢了出去,他回头时,满目皆是从金色光晕探出的武器与炮口。

End.
————————————————————
FSN:
卫宫士郎站在残垣断壁中,到处都是刀剑的痕迹,刚刚发生的,似乎只是一场幻境,不过牙齿磕到嘴唇的痛感提醒了他刚刚发生的都是事实。

他有些摇晃地走了几步,感觉踩到了什么,然后……映入眼帘的便是某个异常眼熟的金色英灵。

满身血污和尘土,异常狼狈。

鬼使神差地,他扶起了他,拖着这家伙回去了。

迦勒底:
两个吉尔伽美什打了一架,皆有负伤。

毕竟数值比较低,贤王的伤显得更重一点,便被村正扶着回去了。

英雄王擦了擦脸上的血痕,扭头便对上了投影魔术担忧地脸。

他笑了,然后亲了亲少年。

“嘛!说好去修炼场的,本王说话算话!”

评论(6)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