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言在努力入乌鲁克籍

ios接受代抽和少量代肝业务 抽卡出货率不保证

娘闪(?)系列3

依旧是喝错药性转了的闪和15岁士郎。
感觉描述有点过……
毕竟是史诗里就强调过的,诸神成就的姿容,所以感觉也就描写得夸张了一点点……可能还有王的威仪加成吧?
但就美貌娘闪其实没有好看到下文这个地步,那个目眩特效是药剂导致的魔力震荡(针对魔术师)。
最开始初遇的时候杀伤力最强(因为有不悦BUFF),和老虎打完游戏杀伤力就小了很多(娘闪:愉快一点了)。
士郎其实有点迟钝的,到现在才感觉眼睛痛www
顺便这章给他发了点福利……娘闪真好看咳咳。
好想画CG啊(住脑你这糟糕的画工)
强调一下_(:з」∠)_作者文笔糟糕,短小也就算了还描述不了角色们万分之一的好。
所以,OOC都是我的错,角色不可爱也是我的锅。
————————————————————
3.  CG-美丽
帮房客放好热水,替她在门口放上藤姐送来的崭新衣物,卫宫士郎才微微放松地揉了揉眼睛。

那个人,就宛若‘美丽’这个概念的化身一样。

不,应当比那更甚。

仅仅是美丽,怎会仅仅让人注视就感到双目作痛。

就刚刚与其对话的几次礼貌性对视而已,卫宫士郎却感觉像是直视了太阳一样,甚至能感到轻微的眩晕感。

而且……士郎想起下午见到她的场景,即使在昏暗的巷子里,那种直击人心的透彻感,还有明显的上位者威仪也足够光辉。

像是面对神社里神像。

虽然到了晚上,已经像是渐渐适应了一样,士郎慢慢不会像在初遇那会儿连直视对方都做不到,但是还是会感到异常紧张。

她大概是那种,地位特别高的大小姐吧?不过可能还是个大龄中二病患者。

脑中又闪过‘本王’的自称,士郎拍赶紧了拍自己的脸颊,把脑中的胡思乱想都清干净,准备先整理下房客要住的房间。

————————————————————
欣赏研究了一下自己女性状态下的躯体,感觉除了胸口那两团比理想型大了点以外自己果然还是完美无缺的英雄王才准备屈尊降贵去体验一下仆人准备好的浴池。

吉尔伽美什用脚尖试了试水温,感觉那水温意外的令人适宜,才抬腿跨进了对她(他)来说有些狭窄的浴缸。

水温刚刚好,对体温偏低的受肉英灵来说有些烫,但也在一个令人舒适的范围内。

吉尔伽美什喟叹一般地舒出一口气,蒸腾的热气将白皙的面颊熏得有些红。

结果还是在这种简陋的地方住下了啊。

向下滑坐了一点,将自己的下巴也没入水下,吉尔伽美什眯起了自己的闪烁着微光的双眸。

不过这两个家伙还都可以算是有几分意思的消遣。

那个叫大河的,技术在杂修里可是难得的出众,气质也是罕见的令人舒服。

至于那个卫宫士郎……

王露出了一个笑容。

明明是一片虚无的内里,却表现得好像异常正常的样子。

和绮礼是完全不一样的类型啊。

最重要的是,饭菜合胃口,服侍也还算到位。

吉尔伽美什歪了歪脑袋,没有被仔细束起的金色长发散落下来,落到在水面上微微晃动。

年少的魔术师,唔,还是个半吊子。

想起少年抄起大葱打架的样子,王又再次被逗笑了,嘴角挂起的笑容却带着些危险锋利的意味。

再仔细看一看吧,那个扭曲的,掩盖了虚无本质的‘规则’是什么。

————————————————————
士郎刚刚整理好客房的床铺。

还好因为最近太阳好把家里的被子都晒了一下,不然放久了的被子给客人用也太失礼了。

然后他拉开门,就迎面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金发长发湿漉漉地散落下来的女性松松垮垮地披着浴衣,没有擦净的水珠顺着有些泛红的肌肤滑落,没入了被打湿了一点的布料。

那画面说不出的绮丽美好。

她嘴唇有些薄,笑起来有些玩味的意思,但似乎因为沐浴后心情不错的样子,那美艳过度而让人不太敢看的面孔,也显得柔和亲人了几分。

卫宫士郎,感觉自己整张脸都烧了起来。

“抱歉!”他慌乱地移开视线,“我马上去拿毛巾和吹风机!”

然后吉尔伽美什就饶有兴致地看着脸红得快和发色一致少年绕过他冲了出去,急转之后还发出了撞到什么的‘哐当’声。

“哦?还是个纯情少年啊?”随后,卫宫宅的新房客转身进了房间,坐到了被太阳晒得香喷喷的棉被上,等待接下来的服侍。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