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言在努力入乌鲁克籍

ios接受代抽和少量代肝业务 抽卡出货率不保证

吸猫体质闪X猫士郎3

估摸着是最后一篇4.5了
再次强调一下  虽然这是金士CP文 但是他们目前真的没什么
闪对士主要是对所有物  士对闪则是报恩加责任心为主
感觉就这两位的迟钝程度……感觉5战都很难挑明……
因为切嗣登场了所以这篇可能带有点言切
顺便写完这篇感觉切嗣是不会来我迦了……

对了 OOC严重 角色不可爱都是在下的锅 和他们没关系
接下来正文开始
————————————————————————
1. 
半年没见到儿子,思子心切的傻爸爸卫宫切嗣君……一时冲动向某个抱着他儿子的危险人物开了枪。

这就是为什么他现在被锁链吊在半空中,只能看着那个危险人物动作自然地帮养子换上干净的衣物。

难得的,吉尔伽美什没有对这个没印象的大叔下死手。

然后,眼神渐渐清明的士郎君还没来得及羞耻,就看见了自己被挂在半空不能动的老爹……眼神完全死掉了的样子。仔细一看,似乎还有什么白色的半透明幻视从嘴角飘了出来……

士郎:!!!

于是一番兵荒马乱之后,士郎君以下午茶里多加一个黄油蛋糕作为代价,终于把自家老爹从半空中放了下来。

然后英雄王就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发型神似猫耳的家伙,猛地抱紧自己还保留了某些零件的养子开始小心地后退。

啊,就是那种炸了毛的大猫叼着自家幼崽,面对不可敌的强者紧张地试图逃跑的模样。

然后注意力完全放在某个英灵身上的切嗣君,就撞上了某个结实的‘墙’。

“好久不见啊,卫宫切嗣君。”,熟悉的,但似乎更加低沉的声线响起,唤醒了卫宫切嗣某些不太好的回忆。

全身寒毛炸起,就算是全盛时期的魔术师杀手,也无法应对这等危机。

前方是第四次圣杯战争中见过的,实力深不可测的Archer,后面是几乎紧贴着自己的,应当已经被自己杀死的代行者。

前面的那位远程攻击的可怕几乎不用解释,后面那位更是近战中的高手。

最重要的是,怀中正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养子,是自己无论如何都想护住的宝物。

2.
吉尔伽美什愉悦地拿起士郎之前泡好的茶,开始看戏。

恶德神父欣赏着身前炸着毛试图逃跑的宿敌紧张的样子,笑而不语。

“老爹也认识吉尔和神父先生吗?”士郎有点担忧地抚了抚自家老爹绷紧的背,试图让他放松一点,但是似乎反而让切嗣更加紧张了。

为.什.么.自己家的天使会和这些危险人物那.么.熟.啊!

似乎是感觉到了切嗣的不安,一条温热而柔软的尾巴也搭上了他的手臂以作安慰。

但是这次切嗣君似乎彻底僵硬了呐。^_^

于是士郎迷茫地被吉尔伽美什从老爹怀里提出来,再抱去厨房,为大家准备下午茶。

切嗣君的话……所有挣扎都被背后的神父压制住了,叙旧(?)估计也需要好一段时间。

所以四个人最后一起围坐着喝茶也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吧?

3.
哪里都奇怪吧?!

切嗣全身僵硬地捧着养子给他泡的茶,看着自家多了些零件的小天使去喂正打着游戏的金色Archer吃蛋糕,感受着自斜角处而来的,带着微妙粘稠意味的视线,强行抑制住了自己摸枪的冲动。

虽然言峰那个家伙并没有收缴他的武器,但是就现在的距离和自己日渐衰弱的身体状况,自己在拔枪前完全可能被制住。

就算用魔术……士郎他离那个家伙太近了啊!根本没.办.法.一起带走。

而且……卫宫切嗣的视线聚焦在那对不时抖动一下的猫耳,又扫了一眼养子那小幅度摇晃的尾巴,觉得自己这半年不在家的时间,绝对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然后他的思索就被一块递到嘴边的小蛋糕打断了。

“因为切嗣君看起来很在意的样子。”不知何时凑过来的神父带着令人感到不详的笑容,“请用吧。”

卫宫切嗣……眼神彻底死掉了呐。

4.
千辛万苦摆脱了(更加奇怪的)神父的纠缠,切嗣终于在次日清晨找到了和养子独处的机会。

然后……切嗣接收到了一大堆信息的冲击。

“所以说,多亏了吉尔君,不然我可能真的被饿死。”解释完的同时士郎也把早餐煮下去了,待他回头一看,便是扶着门框陷入阴暗状态的养父,凑近还能听到类似‘都是我的错’的呢喃。

然后,一个暖暖的怀抱安慰了低落的家伙。

“没有事啦!”孩子笑着说,“老爹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做,家里交给我完全没问题!”

卫宫切嗣睁大眼睛,一向没什么神采的眼睛难得地泛起了些许光亮,然后一把回抱住自家天使。

  “我们现在就走!”他的声音异常坚定,“反正爸爸这里还有积蓄,去其他地方也没有关系!”

“哦?”刚刚走进房间,还睡眼朦胧的英雄王眯了眯眼睛,“你想带他去那里啊?杂修。”

卫宫切嗣,再次石化。

5.
由于之前发生的某些事件被抓了个正着……切嗣君已经快两个月没和养子独处过了。

每天看着某个金色英灵黏在养子边上对其(毛皮)上下其手,他……又被某个神父缠着。

除了养子在那个英灵的偶尔的指点下渐渐能控制变身算是个好消息……但是至今都没有研究出这种奇怪现象的成因。

切嗣有些烦躁地在院子里抽烟,反正士郎在屋里,这里他也看不到。

然后有什么软绵绵的东西搭上了他的裤腿,是一只三花猫,还挺胖。

胖三花不满地冲他喵喵叫了还一会儿,见他没反应,便直接顺着衣摆爬了上去,一爪子将切嗣手上的烟打到地上。

随后旁边观望的另一只黑白的迅速地将其熄灭。

切嗣:这些猫成精了???

于是,连个烟都抽不了的切嗣君低落地走回了屋内,脖子上还搭着只三花。

反正这些日子里,他已经习惯有不少猫会往身上扑的情况了……

6.
就这样一起相处了几年,切嗣也习惯了每天傍晚看到神父翻墙进屋(话说为何不走门),餐桌上经常坐着个英灵(魔力来源到底是什么),大河和英雄王联机打游戏(……???),院子里有一大群猫(今天吸烟又没成功)的日子。

然后有一天,日渐衰弱的身体终究还是到了极限。

士郎15岁那年,卫宫切嗣吐血昏迷。

“治疗魔术很难对他起作用了……可以……治标不治本……好好休息”

睡梦中还听到了言峰那个家伙的声音,真是令人烦躁。

“照顾老爹就交给我吧!”

是士郎啊……还好士郎已经是大孩子了……今后一定能好好照顾自己吧?那个英灵真是太讨厌了……

接下来的几周里,士郎和学校请了假,将几乎全部的心力放在了照顾养父身上。

所以,英雄王只有需要自己加热的便当,或者餐厅和外卖可以选择了。

某一天,吉尔伽美什又不慎吃到了混在外卖里的言峰特制麻婆豆腐,漱完口后选择拿冰箱里士郎早上做的便当安慰下自己。

然后他盯着微波炉里旋转的盒饭,再回忆了一下自己没有士郎猫可以撸的日子。

他打开了王财。

然后士郎就惊讶地看到吉尔伽美什气势汹汹地走进了房间,将一瓶颜色神奇的药水给老爹灌了下去。

本来精神不太好的卫宫切嗣挣扎未果面色更加不好,片刻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飞快地好转,甚至一些旧伤处也传来了明显的麻痒感。

士郎看着明显恢复精神变得健康起来的养父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吉尔伽美什提着后领往外拖。

“本王饿了。”还没等士郎问出口,他就这么说道,“能为本王做饭是你的荣幸。”

“啊。”棕色眼眸亮得惊人,“我这就去!谢谢你吉尔。”

“所以,”英雄王把少年丢到厨房,“你也该给本王有一点是本王所有物的自觉了!本王要吃神户牛肉,配菜要^&r%et……”

“嗨嗨。”

虽然快是冬天天了,但是这有阳光的日子还是那么令人愉快啊。

4.5END

评论(1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