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言在努力入乌鲁克籍

ios接受代抽和少量代肝业务 抽卡出货率不保证

腐向警告!OOC警告!文笔差警告!

CP梅林X咕哒君 不过因为梅林大大人设的关系其实可以当成无CP
内心其实有些软弱的咕哒君,梗和灵感来源于:
http://paqiangdenaicu.lofter.com/post/1cf73d6a_10d844de 您的名字我不会打对不起QAQ
征得过同意借梗 然后这个漫画特别棒所以强烈推荐
这一篇短小不说还用了大量游戏剧情……但是感觉原著很棒没有办法改所以……就这样吧_(:з」∠)_对不起
这篇是为了感谢 @lynn_liu 的抽卡帮助
最后 作者想吃巧克力棉花糖了……
——————————————————————

【您是今日  最后一位来馆者  祝您度过一段愉快地时间】

啊  又是这个冰冷的,没有任何波动的声音。

又是这个梦……那……一切的开端。

没有任何关于魔术的基础,也没有相关的知识,仅仅是有着作为master的适应性而被紧急录用凑数的少年将自己蜷成一团。

为什么……是我呢?

明明我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而已。

爆炸声,警告的鸣声,好吵。

满目皆是烈火与鲜血,透着冰冷气息的蓝色变成不详的红。

在走廊遇见过的,那个粉色短发的少女,被压在断裂的石块下面,奄奄一息。

“……振作一点,我马上救你……”少年听见自己这么说,可是她伤得那么重,已经……

“……请问……前辈……你能……握住我的手吗?”灵子转移的倒计时语音不急不缓,少女的声音低到几乎无法被听清。

少年伸出手。

明明在害怕,明明内心叫嚣着恐慌,我们被关在这里了,我们……一样都.会.死.

他闭了闭睛,然后复又张开那对天空一般蓝眸,笑着握住了少女的手。

少女满是鲜血的面庞上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

然后呢?

“无法沟通,判断为敌对生物。”冷静异常的话语,少女挥舞着比她自己还高上一截的奇异盾牌,敲碎了来袭的骷髅,“你没事吧,御主。”

啊啊啊,还好你还在啊玛修。

然后是在冬木特异点的战斗,可靠的库丘林大哥,再之后……所长。

火焰,怪物,背叛,死亡。

突然之间,一切都发生了。

开!什!么!玩!笑!这种敌人!

我只是个普通人啊!和这种怪物战斗!

马上……像我这样软弱而没有能力的人……马上就会死啊……

好想……回家……

可是在这样的梦境中,少年也不断地指挥着战斗。

哪怕因恐惧而流的泪水可以在这里宣泄,也必须忍耐。

因为,在任何战场,都绝.对.不.允.许.犯.错.

哪怕再痛苦,哪怕无论如何都不想再战斗了。

都要保全自己,保全……大家。

我真是……自不量力的家伙。

——————————————————————

少年把自己蜷缩得更紧了。

这里是梦,战斗已经结束了……没有别人,可以……可以放松下来了。

啜泣的声音在黑暗梦境的角落响起。

“哎呀哎呀~”有些轻佻的语调,“这里有个软弱的孩子呀~”

黑暗被驱散,花朵覆盖了燃烧地战场。

少年保持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

带着花香的怀抱圈住了他,然后一只手掩住了少年不断落泪的眼睛。

“虽然是一醒过来就会模糊的梦境,但是现在还没到我们相见的时候哦,所以保险措施还是要做一下地哦~”

这个怀抱仿佛是吹过草原的微风,让少年不禁微微放松了下来。

“不想回答也没有关系哦~”那个声音说道,“你只要放松地,呆在大哥哥的怀抱里就好啦~”

“你做得很好哦,立香君。”仿佛有什么魔力一样,少年随着对方的夸奖露出了一个微笑,陷入了安静的好眠。

——————————————————————

“Fu——”有什么在舔少年的脸。

“早安啊芙芙。”立香张开了眼,笑着打招呼,“虽然记不得了~但昨天我似乎难得做了个好梦。”

但是再怎么不想面对,还是要笑着,努力前行啊!

——————————————————————

“虽然外面的东西味道像苦得要死的黑巧克力不说还有点被烤焦了的味道,但是里面居然是棉花糖~虽然不甜但是很有嚼劲哎~”

花之魔术师坐在窗沿嚼着少年梦境化作的块状物,心情很是愉快地样子。

“虽然罗马尼那么担心这孩子的心理状态~但其实说不定其实不需要我出手哎~”魔术师回忆了一下那个场景。

独自蜷缩在黑暗角落中的少年,默默地散发光芒,努力照亮着那昏暗的战场。

“果然”魔术师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光辉的灵魂产出的梦境,怎么样都很美味~”

恐惧是有些粘稠的苦涩之物,像是纯度极高的黑巧克力酱。

噩梦是火焰,灼烧着一切情绪。

但是明明有着软弱却又坚持向下走的意志却被包裹在里面,清甜而又韧性。

魔术师抚掌笑着“看来可以经常去关注一下我们小救世主心理健康啊~感觉会有不少不错的零嘴~”

评论(7)

热度(4)